欢迎访问新华法治网!
河北省邢台临西一个8岁女孩的血泪控诉

时间:2019-07-29 09:30:12 来源:转载 作者:老纪 点击数:1313

爸爸车祸去世,我们被亲叔逐出家门

      ——上访十年、关押、殴打无数,一个8岁女孩的血泪控诉

我的故事需要倒回到十几年前。2006年9月27日,我爸爸开时风三马车出门买树,傍晚妈妈等着爸爸回家吃饭。突然,和爸爸一起买树的大爷跑来说:“洪龙车被撞了,你们先吃饭,别等了!”当时

妈妈说:“车有保险赔人家钱修修就行了!”谁知还没三个小时,邻居大爷们开着三马把我爸爸拉了回来,妈妈像木头一样站在那,此事,我才知道爸爸死了。从此,我们幸福的一家四口变成了三口。    

第二天8点,我爷爷就让村人把我爸爸下葬。办完爸爸的丧失,我的姥姥、姥爷轮流在我家陪着妈妈,妈妈每天以泪洗面。让人想不到的是,爸爸死后没几天,趁我妈妈带着我弟弟去看病时,我奶奶和叔叔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搬走了麦子、玉米,偷走了我妈压在衣柜里的8000块钱。我叔叔李红雨还说:“我哥死了,这就是我的家,我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而且叔叔多次把锁给换了,我妈砸了叔叔就换,并把我家的麦子、玉米都拉到他家里了。不得已,我们就回姥姥家了,住几天回来,我爸爸的三马车也不见了,衣柜里的被褥没了。

爸爸出事后,肇事车也没有陪我们一分钱,妈妈领着我几乎天天往交警队跑,几个月了,我的学业也耽误了。县里,省市,北京我们都去了,可惜我们仍讨不到任何说法。弟弟没有钱买奶粉,我和妈妈没钱吃饭,我们就像个乞丐一样到处流浪,

后来,我妈妈带着我又多次去国家信访局,但是上交资料后,便一直杳无音讯。期间因上访,我妈妈被关过铁笼子,被抓多次。我们状告我叔叔霸占我家土地,交警队不秉公办事,不做赔偿处理。后来第三次去北京才放出不合理的赔偿金8万元,三年内受到的打击 耽误我们的学习 精神受到伤害,一切损失,又加上李红雨强抢盗窃报案次次不受理!

让我印上最深的应该就是2011年吧! 姥姥、姥爷、妈妈、我和弟弟还有姥爷孙女、孙子,我们8口人带着馒头和咸菜去了北京,临西县负责信访接待的人,对我们拳打脚踢,连几岁的孩子都打,我和弟弟妹妹们5个人吓得哭起来。他们把我们送到姥姥家以后不到两个小时,断断续续来了三十多个人把我姥姥家里围住,一人守着一个板凳 ,还用电话干扰器,不让电话打出去,并把妈妈所有重要的上访材料都抢走了。还几个人把我姥爷按倒在地上拳打脚踢。中间我妈妈被逼迫给他们签什么字,妈妈没有同意。就进来一群人,把妈妈强行拉走,后来听说妈妈被关在了东村一个废弃的砖厂七天 。

2012年5月份,乡政府来了两个人说要带妈妈去解决问题,我妈妈相信他们上了他们的车。这一去第二天也联系不到人,也没有回来,我们非常焦急地等着。在第十一天,有人送来了一份劳动教养通知书,我妈妈被送到石家庄劳教所,上面写着劳教一年。后来乡里在我的监护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我和弟弟办了孤儿证给了我的奶奶!姥姥、姥爷不想耽误我和弟弟学习,他们让我们在村里上学了。就这样断断续续就到了冬天,在我特别想妈妈的时候,我就于一天早上六点去了乡政府,等到上班,我就哭闹着让他们带我去见妈妈。在劳教所里,我隔着玻璃看了妈妈,她很沧桑,但我忍住没哭。妈妈说让我照顾好弟弟。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闹着让他们把我妈妈放了。随后回家,又来了十几个人在我姥姥家看着我们,去哪都跟着。我一心想救妈妈,便偷了姥爷床下面的56块钱 ,趁那些人不注意,清晨四点我跑到我姥爷房后地里的小黑屋。等到天亮,我藏到去邢台的大车上 ,一路心惊胆战。到邢台我没钱了,便坐在长途汽车站门口大哭 ,后来好心人给了我车票钱,我给他们磕了个头就走了。就这样,几岁的我一个人到北京。我抹着泪下了车,一个阿姨问我去哪里,我说去天安门救妈妈,但是我身上没钱了。那个阿姨就把我带到了天安门,找到了一个巡逻的警察,我把我家的事情对这个警察叔叔说了,他把我送到了信访局的车上。到那里不让我进去,一个好心的大爷和大妈把我带进去了,并给我泡面和火腿肠吃 ,我很感激他们。

后来,我又被当地乡负责人接了回去 。他们在路上看似跟我闹着玩,实则是用力打我 ,还说讽刺话,“你还挺有本事,还能跑到这里来。”回去后,乡里把我送到育英私立学校,看了起来,不让我出学校门。我人生第一次去北京就是去告状 ,我已经记不清我去过多少次。从我8岁开始去天安门 ,第二次去中南海身,身背状布,手捧爸爸遗像,我童年的回忆都是苦涩的,在上访中,我妈妈经常被打被抓,我们一家担惊受怕,挨饿流浪。现在的我已经18岁了。我又返回了校园生活。可是这十几年的经历,似梦靥般地在我脑海浮现,幼小时我,该经历的和不该经历的我都经历了。如今我把我十几年痛苦又折磨的回忆写成这篇文章,并期望得到世人公正的评判,也期望为我妈妈和我们的受难的家庭,讨回一个公道。给不作为的“百姓官”一个评价,坐视不管的派出所所长徐立强为什么不秉公执法?扫黑除恶?任由坏人逍遥法外?为什么要官官相护不依法办事?仗势欺人?